首页 新闻

【深潜一线】×动销广东1:二三线品牌全部清掉,引入控价网红,我才敢拼增长10%

2022-05-29

文|中童传媒记者 言悦

黄穗新直白得让我愕然,“今年一二月同比去年一二月,生意更难做。”然而他还是将妈咪巧思的增长定到了10%。

奶粉的稳定与破局

在广州地区,黄穗新的商贸公司主营奶粉,有进口粉也有国产粉。2021年,他将手中原有的二三线品牌全部清掉,主营一线。

“大部分品牌稳定性不好,在兵家必争的珠三角市场,更是打成一锅粥。好产品不少,但战略不清,团队混乱,很难进行持久战。”

于是,黄穗新手中主要保留了少许几个国产品牌,包括伊利,并将这些品牌的稳定增长做进了团队年度计划之内。

在黄穗新看来,奶粉品牌如若还想在珠三角市场中占据一席,除了稳定,还要有能力重新调整市场。

他特别提了提雀巢。

2022年初以来,进口奶粉大多饱受供应链困扰,或涨价,或断货。在有意无意的“配额制”政策推进中,雀巢开始调整曾经不完善的奶粉价格体系,将被拖下去的价格一点一点重新拉起来。

这让像黄穗新一样的合作伙伴,看到了品牌的诚意。

“目前市场上有些问题,要由品牌商先想办法,才能协同解决。”

结果就是,2022年一季度,雀巢成为为数不多在当地市场保持稳步成长的进口奶粉品牌。

品类调整或许是“缓释胶囊”

尽管苗头向好,黄穗新还是会忍不住吐槽:“奶粉难,难在库存压力!”

事实上,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奶粉经营带来的种种压力,黄穗新很早就创建了他的自有品牌,选择的是纸尿裤方向,虽然他同期也在经营其他品牌纸尿裤。

2021到2022年,黄穗新开始清理多余的纸尿裤品牌,最终只保留了好奇与自己的品牌。

这种聚焦,在终端作用快速而明显。原先妈咪巧思的纸尿裤在当地一家著名母婴连锁占比只有13%,品牌调整后,这个占比已经能够达到31%。

“杂七杂八的产品,越来越不好做。”

对于来自线上的冲击,黄穗新也没有选择逃避,而是在想办法借力。他大概十年前就开始摸索过电商运营,但后来发现那完全相当于另外一个专业,借助专业团队去做就好了。他自己则将目光锁定在通过互联网选品上,一款新兴的全家化网红营养品wonderlab进入黄穗新的视线。

Wonderlab主打代餐益生菌,凭借小蓝瓶攻到线上,那叫一个火。天猫、淘宝、拼多多、小红书、抖音,无处不在的推荐,任意一个平台流量都超10万+。

这个2018年开始上线的网红品,2022年攻入线下做母婴。网红品进入母婴渠道,大多会因为价格失控而败北,但Wonderlab恰恰将线上线下价格做出了严格的管控。

因为所有线上产品都是直营,可以给到线下渠道非常好的价格空间。除此之外,这个品牌以广告赋能的方式支持线下,在深圳在广州的地铁与公交上,已经布满了Wonderlab的宣导。

“线上归线上,线下归线下,这种品牌操作至少对我有魔力。”黄穗新一直在想着继续尝试些创新的东西,尽管谁也不知道未来怎样。

“代理商和门店都要熬过这一两年,虽然说市场这两年不好搞,但它总会有一个坡度,明年可能会进入更下一层低谷,然后我们就等着它反弹上来,那会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状态。”

这是黄穗新的又一个预期,和判断。文|中童传媒记者 言悦

黄穗新直白得让我愕然,“今年一二月同比去年一二月,生意更难做。”然而他还是将妈咪巧思的增长定到了10%。

奶粉的稳定与破局

在广州地区,黄穗新的商贸公司主营奶粉,有进口粉也有国产粉。2021年,他将手中原有的二三线品牌全部清掉,主营一线。

“大部分品牌稳定性不好,在兵家必争的珠三角市场,更是打成一锅粥。好产品不少,但战略不清,团队混乱,很难进行持久战。”

于是,黄穗新手中主要保留了少许几个国产品牌,包括伊利,并将这些品牌的稳定增长做进了团队年度计划之内。

在黄穗新看来,奶粉品牌如若还想在珠三角市场中占据一席,除了稳定,还要有能力重新调整市场。

他特别提了提雀巢。

2022年初以来,进口奶粉大多饱受供应链困扰,或涨价,或断货。在有意无意的“配额制”政策推进中,雀巢开始调整曾经不完善的奶粉价格体系,将被拖下去的价格一点一点重新拉起来。

这让像黄穗新一样的合作伙伴,看到了品牌的诚意。

“目前市场上有些问题,要由品牌商先想办法,才能协同解决。”

结果就是,2022年一季度,雀巢成为为数不多在当地市场保持稳步成长的进口奶粉品牌。

品类调整或许是“缓释胶囊”

尽管苗头向好,黄穗新还是会忍不住吐槽:“奶粉难,难在库存压力!”

事实上,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奶粉经营带来的种种压力,黄穗新很早就创建了他的自有品牌,选择的是纸尿裤方向,虽然他同期也在经营其他品牌纸尿裤。

2021到2022年,黄穗新开始清理多余的纸尿裤品牌,最终只保留了好奇与自己的品牌。

这种聚焦,在终端作用快速而明显。原先妈咪巧思的纸尿裤在当地一家著名母婴连锁占比只有13%,品牌调整后,这个占比已经能够达到31%。

“杂七杂八的产品,越来越不好做。”

对于来自线上的冲击,黄穗新也没有选择逃避,而是在想办法借力。他大概十年前就开始摸索过电商运营,但后来发现那完全相当于另外一个专业,借助专业团队去做就好了。他自己则将目光锁定在通过互联网选品上,一款新兴的全家化网红营养品wonderlab进入黄穗新的视线。

Wonderlab主打代餐益生菌,凭借小蓝瓶攻到线上,那叫一个火。天猫、淘宝、拼多多、小红书、抖音,无处不在的推荐,任意一个平台流量都超10万+。

这个2018年开始上线的网红品,2022年攻入线下做母婴。网红品进入母婴渠道,大多会因为价格失控而败北,但Wonderlab恰恰将线上线下价格做出了严格的管控。

因为所有线上产品都是直营,可以给到线下渠道非常好的价格空间。除此之外,这个品牌以广告赋能的方式支持线下,在深圳在广州的地铁与公交上,已经布满了Wonderlab的宣导。

“线上归线上,线下归线下,这种品牌操作至少对我有魔力。”黄穗新一直在想着继续尝试些创新的东西,尽管谁也不知道未来怎样。

“代理商和门店都要熬过这一两年,虽然说市场这两年不好搞,但它总会有一个坡度,明年可能会进入更下一层低谷,然后我们就等着它反弹上来,那会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状态。”

这是黄穗新的又一个预期,和判断。


阅读8923 收藏

上一篇:【再战全家化③】精品店都意外爆单的全家化,藏着什么销售逻辑?

下一篇: 2022年下半年母婴业怎么过?中童直播无删减版原文,4大方面深度剖析!值得收藏!